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評論 > 大公評論 > 正文

?愈貼地,愈精彩──讀《香港電影的文化記憶》/李永新

2020-02-07 04:23:56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圖:新時代的香港電影,必須對“跨界融合”有新的詮釋

  大學時代,曾旁聽過中文系的兩門課:一門是《香港文學》,一門是《香港電影》。當時,我就曾思考一個問題:香港電影的發展,離不開香港文學的積澱,反過來,香港文學的變遷,也一一地映射在具體的電影裏。但是,百余年來,二者之間究竟有著怎樣的聯繫?換句話說,在香港這座城市,從文學到電影的跨媒介轉換,究竟是如何實現的?也正是因為有過這樣的思考,所以當我看到三聯書店的這本《香港電影的文化記憶》時,頗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這本書無疑是理性的,也是理論的,但是作者的論述卻是深入淺出、通俗易懂的。除了緒論,作者用了四個章節來闡釋:《“張看”香港》、《香港身份》、《文藝香港》、《故事新編》,將側重點放在從文學到電影的轉換方式上。比如,在《“張看”香港》這一章,作者將與張愛玲小說有關的電影作品站在改編效果的角度,進行了歸類,她認為,《傾城之戀》改編的核心是“懷舊的詩學”,《半生緣》改編的主線是“亂世之中的悲情”,而《色.戒》的改編則建基於對民國歷史的重新書寫。我認為,作者的這種歸納和闡述勝在“角度新”。儘管有大量的電影分析作為佐證,但是并沒有如市面上其他同類書籍一樣,停留於劇本和原著之間的比較,而是另闢蹊徑,歸結出香港電影發展過程中,對張愛玲小說直譯式改編的特色。

  這本書的另一個看點是:提出了在科技飛速發展的當下,“跨界融合”對香港電影的重要性、必要性和前瞻性。這對於香港電影的未來發展有著重要啟示。誠然,跨界融合一直是香港電影的重要特征之一,其對荷里活電影的借鑒,對中西文學的改編,自己與都市文化的互動等都是值得深入思考的問題。但是,當代香港的文化思潮和文化身份,以視覺文化的視角管窺香港電影文化與藝術的發展時,就更需要對跨界的概念有新的詮釋和認知。正如書中所講到的,在對文學作品的改編過程中,編導對原著的刪改彰顯出香港文化的變遷,是懷舊文化、身份認同、歷史記憶、全球化與消費主義等當代文化思潮的表征,表現出獨特的現代性體驗,充足的文學資源為電影提供了豐富的題材和創作靈感,這也是視覺時代文學從邊緣走向中心的另一種突圍,同時也是電影提高自身藝術表現力的重要途徑。

  《香港電影的文化記憶》讓我更加相信:不論是香港文學,還是香港電影,要想有長久的生命力,就必須在重建民族文化價值的過程中,堅持“香港特色”和“香港情懷”,正所謂:愈貼地,愈精彩。綜觀近年來上映的一些港片,一邊是評論“一面倒”叫差,一邊是票房狂飆,不能不說是一種遺憾。不妨在貼地性和跨界融合上再給予更多的關注,香港電影的明天值得期待。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足球e球彩实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