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評論 > 大公評論 > 正文

?罷工醫護須為失德行為付出代價/郭文緯

2020-02-07 04:23:52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深切治療部醫生和護士竟然可以為了參與罷工而缺勤,此事不但匪夷所思,而且在醫學界中也是聞所未聞。醫療是公共服務最核心的一環,需要捨己為人、不辭勞苦的醫護人員來維繫,但目前竟然由一群自私自利的人來擔任此重要職位,實在令人痛心疾首!很明顯,廉政公署社區關係處那些我的前同僚未能向這些年輕醫護灌輸應有的職業和道德操守,我對此感到同樣的難過。

  然而,他們絕不代表大多數醫護人員的取態。香港醫學會副會長林哲玄醫生在接受傳媒訪問時明確表示,雖然醫護人員有權採取工業行動,但必須堅守“不影響照顧市民”此一底線。

  醫護人員在採取任何工業行動前都必須捫心自問:香港目前受新型冠狀病毒威脅,情況嚴峻,他們在這個重要時刻拂袖而去,對超時工作但仍留守醫院的同事有什麼影響?而人手不足又會如何影響病人的治療?兩條問題的答案都顯而易見。

  他們有必要再三問自己,自己負責守護的病人若因未能及時接受治療而離世,他們是否可以心安理得?現在緊守崗位的醫護人員即使全面出動,長時間值班照顧病人,也不足以應付市民對公立醫院服務的需求,所以有病人因缺乏治療而離世并非是不可能的事。癌癥病患者和需要定期接受化療的病人首當其衝,因為延誤治療很可能會令病情惡化。而過度勞累的值班醫護人員亦可能因為需要承擔罷工同事的額外工作量而面臨崩潰。最壞的情況莫過於醫護人員缺勤導致病人離世,那麼他們應如何面對死者的家屬呢?

  在此情況下,死者的家屬很有可能對罷工的醫務人員提出民事訴訟,因為他們未有履行職責,選擇了參與罷工行動!簡而言之,那些打算參與罷工的醫護人員有必要審慎考慮罷工的代價和后續余波。他們的職業生涯將會蒙上污點,終生受盡良心責備。

  然而,我相信大多數參與罷工的醫護人員都是受人唆擺。發起罷工的組織“醫管局員工陣線”於去年12月成立,以支援黑衣暴徒的街頭暴力活動。值得注意的是,這個工會的幕后黑手是反華政治組織、隸屬工黨的香港職工會聯盟(職工盟)。組織不但被揭發收受蘋果日報創辦人黎智英的150萬秘密捐款,還被指收受《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轄下的《美國國際勞工團結中心》共1300萬港元的捐款。《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因從事反華顛覆活動受到中國制裁。職工盟的主席在宣布罷工的新聞發布會上坐在前枱。

  本次罷工是為了脅迫特區政府對中國內地實現全面封關,根本不是為了保護香港,而且是為了政治圖謀──煽動港人仇恨內地、敵視中央。七個月來暴徒搞亂香港,他們那些不可告人政治目的恰恰與本次罷工完全一致。罷工搞手對全面封關所給出的各種理由完全經不起推敲,香港的食品和生活必需品需要貨柜車從內地運來,他們提出全面封關時有沒有想過9000名來往兩地的貨柜車司機呢?

  值得注意的是,澳門并未對內地全面封關,但是他們的醫護人員卻無人提出罷工。香港一直號稱自己在公共服務方面優於澳門,但是在本次疫情中,澳門顯然有效處理了病毒帶來的恐慌,他們不僅保持鎮定,而且各方通力合作,香港對此真是望塵莫及。

  罷工搞手明顯獲得某些金主的大力支持,這些所謂的“支持”卻不無問題。即便在發出罷工聲明之前,就已有數千份設計精美、講解本次罷工的小冊子等待派發。這不禁讓人對本次罷工的資金來源產生懷疑──誰是本次罷工及其相關活動的幕后金主?

  廉政公署可介入調查

  有一點必須清楚:醫院管理局的員工是“公務員”,必須遵守《防止賄賂條例》,這就意味著如果他們中的任何一位未經官方允許而接受捐贈或者從別人那裏獲得任何好處,都屬於違背條例,這是嚴重的違法行為,最高判處7年監禁。再者,罷工參與者很有可能會因為擅自離崗而違反了普通法中的“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行。廉政公署應主動調查罷工搞手及參與者是否觸犯了刑律,并在必要時採取行動、繩之以法。

  醫院管理局應該學習新加坡經驗,對沒有獲準的公會罷工予以強硬處理。幾年前,新加坡航空的員工威脅要罷工,當時的總理李光耀給他們最后通牒:若不能在兩小時之內取消罷工就會全體解僱,結果公會當即取消了罷工。

  本次罷工顯然毫無理據,它與保護勞工完全無關,更與保證市民和訪客的健康背道而馳,它就是一場政治行動,妄圖在特區政府疲於應對接踵而來的危機時撈取政治利益。如果罷工得以成事,就開了一個不良先例,讓政府受制於公共服務機構,將來,這些機構隨時會找藉口舉行罷工來要挾政府。醫院管理局應該立即向罷工搞手及參與者發出嚴厲警告,勒令他們取消罷工,否則將嚴懲不貸,包括解僱。

  (註:本文的英文版原文刊登於《中國日報香港版》評論版面,小題為編輯所加。)

  前副廉政專員、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和團結香港基金顧問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足球e球彩实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