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新聞 > 中國 > 正文

不吹不黑:抗疫最“硬核”的省份,我只服廣東

2020-02-07 13:08:17南方網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最近,盤點各省抗擊疫情的“硬核”做法,不少網友給河南、浙江、山東點了贊。

按說,現在遠遠沒到擺成績、求掌聲的時候,疫情如火,所有人的心都還懸著。

不過,互相借鑒“戰疫”經驗,也很有必要,有助于取長補短。全國一盤棋,才能盡快打贏。

其實,廣東才是抗疫最“硬核”的省份。不管從觀念、做法,還是治理能力、文明程度,老廣都走在最前列。

不吹不黑,歡迎看完文章后爭論或補充。

01

首先,廣東出了一個鐘南山。

鐘院士對于這場全國抗疫的重要性,不用我多說了。是他奔赴武漢,第一個披露了“人傳人、要隔離”的重要信息,第一個明確建議大家“不要到武漢,湖北人不出省”。

他未必得到了授權,卻有著說出真相的良知。

因為這話晚說一天,就會增加幾十萬的人口流動,交叉感染又要增加多少。

在這個非常時期,他以84歲的高齡,奔走于疫情防控的第一線,飽含深情,投入戰斗。

(圖片來源:南方日報)

我覺得,其他省份也許能培養出許多兩院院士,但很難培養出一個鐘南山。

因為,鐘南山之所以能成為今天的鐘南山,離不開廣東這片改革開放、求真務實的熱土。

早在非典時期,他就最早質疑病原不是衣原體,而是病毒。和當時更高層的結論相左。

要挑戰權威,推翻新華社和中央電視臺發布的信息,得頂著多大的壓力?

這時候,是廣東的媒體支持了他。

南方日報的這篇報道,后來獲得了中國新聞一等獎。

17年來,鐘南山深得公眾的信任,為公共衛生保駕護航。

他敢言,也慎言。每一句話均基于詳實的一線調研、臨床分析,成為疫情防控的“風向標”。

1月20日,在中央電視臺“新聞1+1”,白巖松問:病毒是否人傳人?

“肯定人傳人,武漢已有醫務人員感染。”鐘南山毫不猶豫。

“我推崇講真話,真話不是真理,真話不一定是對的,但起碼是心里話。”

廣東人相信“講真話”的力量。一句真話,重于泰山。

正因如此,當疫情洶涌而來,廣東的反應也是最快的,在全國首批啟動了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

很快,全省進入高度戒備狀態,16條措施迅速出爐。交通檢疫、聯防聯控、救治患者、保護醫護、科學攻關、人文關懷……一下子,整個廣東都動起來了。

廣東是全國最早一批以省政府名義舉行疫情發布會,以“戰時狀態”實時發布,回應社會關切的省份。省委書記親自掛帥,防控工作有序展開。

疫情防控指揮部迅速成立,開始緊張運轉。一個在政府機關工作的兄弟,天天晚上開到半夜,找問題、研究問題、解決問題。從臘月二十九晚上開始,從來就沒停過……

在跟疫情搶時間的關頭,一步快,就少了許多步步驚心。

02

愛“港真”(說真話)的廣東人,碰到透明度低的政府工作態度,是不能忍的。

在一場發布會上,記者問鐘南山,內地信息是否通報給香港。鐘院士馬上回答:疫情信息公開透明,沒有任何保留。

智谷趨勢注意到,有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

這次防疫開始后,廣東各個城市的政府就開始暗暗“較勁”,開始比賽:誰的透明度更高。

1月19日,深圳首例輸入性病例確診。一天都沒耽擱,次日就開始對外公布疫情,并且每日更新。

1月24日起,深圳公布累計確診的15個病例詳情,包括年齡、籍貫等情況。

但市民還是不“滿足”:可以通報小區名字嗎?

很快,隨著病人增多,深圳在1月30日,公布了31個確診病例在發病期間活動過的小區或場所:

珠海、中山、梅州、廣州等城市紛紛跟進。一個比一個詳細,比如珠海、中山開始公布病人的“活動軌跡”。

廣州市一次性公布了179例確診病例詳情,涉及11個區91個小區或場所,包括道路、酒店、商住樓宇、居民小區等。

隨手貼一個,你感受下。

現在,廣東已經有16個城市公布了病人的軌跡和活動小區。

基于政府公布的詳細信息,媒體可以做成各種各樣的便民應用。

比如,南都就給各個城市的疫情透明度打分、排名,鼓勵政府做得更好。

在其APP上,可以便捷地查到,哪家理發店,哪個餃子館,甚至哪家的祠堂,出現過病人。

還有企業開發了這樣的應用,可以在地圖上直接查看每個城市發生病例的區域,覆蓋全省。圖中每個點,都可以放大,看清是哪個小區。

截至2月4日24時,廣東全省累計報告新冠肺炎確診病例813例。累計出院22例,無死亡病例。

這樣800多例病人,其所在小區、活動軌跡等信息幾乎都能公開查到。

你在廣東的任何一個地點,都能夠直接了解,這里有沒有發現過確診病例。對風險的“貼身”提示,無疑減少了恐慌,提高了警惕。

近來,江西、福建、遼寧等多地也開始陸續公布確診病例涉足的場所和小區,滿足人們知情的“剛需”。

而廣東人,是做得最早、最全面的。

03

不僅透明度高,廣東采取的防疫舉措也相當“硬核”,醫護人員請戰、敢戰,專業能力也是“杠杠的”。

除夕之夜,廣東派遣135名醫生護士組成的醫療隊前往湖北,馳援疫情。

一封來自廣州南方醫院的“請戰書”在網絡流傳。“請戰書”的末尾寫道,“若有戰,召必回,戰必勝!”并印上24個紅手印和簽名。

他們都是久經沙場的“老兵”,非典一役,戰功赫赫。

“我們小湯山隊員有充分的防護經驗,做到了醫務人員零感染,可以介入,給大家提供幫助。經過小湯山鍛煉的醫生,更應該站出來,聽調令。”

短短幾個小時,廣東報名奔赴湖北、志愿參戰的“白衣天使”高達1萬多人。

廣東省中醫院,17年前曾抗擊非典的皮膚科護士長潘麗麗,再次挺身而出。她寫下了一段動人的文字:

——“媽媽,對不起,我又要逆您的意了!”

——“我想去,因為那里更需要我!”

——“請相信我,我一定能再次平安回到您的身邊!”

不是煽情,真的令人淚目。

省中醫院副院長張忠德,在非典時就不幸被感染,命懸一線,好不容易走出鬼門關,這次卻再度請戰。“愿將人病猶己病,救得他生是我生”。

他又一次來到水深火熱的前線,奮力治病救人。厚厚的防護服上,寫著他的代號“德叔”,給許多病人帶來溫暖和力量。

“德叔,保重。我們等你凱旋。”

作為全國醫療重鎮,廣州實力雄厚,全力以赴,對于抗擊疫情的科研攻關、專業支撐,也是首屈一指。

比如,頂尖專家視頻會診這事,搜遍所有報道,廣東絕對是第一個。

1月29日下午,一場特別的遠程會診連接廣州、深圳、珠海三地,這是本次疫情中全國第一場頂尖專家視頻會診。

連線一端是廣東省衛生健康委,屏幕另一端的7家醫院,以鐘南山院士為首的“最強抗疫天團”,為來自深圳、珠海的5名患者提供頂級診療。

整個“抗疫天團”專家組有100名專家,這樣的遠程會診每天都要進行一次。

在廣州,鐘南山院士最早發出了“糞口傳播”的風險提示。

廣州在一名確診患者家中門把手上發現了新冠病毒的核酸,提示注意電梯、門把手接觸傳播的風險。

在抗擊疫情、提供保障方面,廣東也是變著法兒創新。

2月3日,一座“會飛的醫院”馳援湖北,是省二醫派出的國家緊急醫學救援隊(廣東),60名隊員將全副武裝,給武漢帶來“帳篷醫院”。

廣東在全國率先將疑似患者的救治費用納入基本醫保,個人負擔部分由財政補助,鼓勵及時就醫。

有的地方政府推出了“不見面審批”,通過網絡、郵寄等方式為市民辦事。

有的企業快速研制出了體溫檢測機器人,還能識別你在街上有沒有戴口罩。

廣州還發布了一個“穗康”小程序,每天晚上8點,給市民預約購買口罩,每人5只,(郵局免費)寄送到家。

雖然數量有限,但是也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口罩饑渴癥”,順便還統計了市民健康和活動情況。

這一“勇敢”的創新,第一天晚上試行的時候被市民擠爆了網絡,堪稱大型事故現場,朋友圈一片質疑。

不過,功能穩定以后,不少市民接受了這一舉措,開始每天晚上“搖號”預約口罩。

總之一句話,老廣的風格就是,既要準備充分,也要勇于創新。

比如,怕床位不夠,現在廣東已經調動了收治床位8095張,而目前在院確診病例也就711例,床位數量充足。

就是這樣,他們還不放心。“寧可備而無用,不可用而無備”。

現在,廣東已經在多個城市部署“小湯山”醫院建設預案,廣州、深圳、珠海、佛山、東莞都做好建設“小湯山”醫院的準備。

可見,老廣防疫是真的“有章法”。

04

不過,說了這么多,都還不是我最佩服廣東人的地方。

我覺得最最“硬核”的其實是,他們一方面嚴陣以待、如履薄冰,另一方面又很淡定,很文明。

比如,為了切斷傳播,珠海發布文件“九個一律”,對小區嚴格封閉式管理,一律不得串門、不得集聚,一律戴口罩……夠硬核了吧。

但是你發現了沒有,這么嚴厲的文件,對所有小區業主和租客是一視同仁的。

不管你是業主,還是租房的住戶,從市外返回,都要一律向社區報告,做好隔離,接受檢測和醫學觀察,否則追究法律責任。

再看另一份,深圳的防疫醫生給社區居民的信。呼吁居民“不要歧視病家,追查隱私”,“在疫情面前,我們是一個命運共同體”。

疫情突如其來,流落在外的湖北人、武漢人被視為可能的“病毒傳播者”,似乎成為了“不受歡迎”的人。

但在廣東,人們卻用最大的善意對待他們。記者發現了很多溫暖的故事:

1月25日,大年初一。廣州市越秀區的一家8層樓高、擁有89間客房的酒店仍在營業,只為了服務一家來自武漢的客人——陳先生和懷孕的妻子,以及一個五歲的寶寶。

1月27日,來旅游的湖北人羅先生因為發燒咳嗽被醫院隔離,留下7歲的女兒獨自在酒店。人們接力照料小姑娘,幫她扎小辮,畫畫、玩玩具。

1月30日,70歲的志愿者老奶奶,連跑了6家糕點店,為隔離在家的湖北客人訂到了生日蛋糕……

“隔離病毒,但不隔離愛”。白巖松說出來,是一句感人的口號。

但對老廣來說,要面對的困難很多,真的是壓力山大。

因為,節后返城的高峰一殺到,全國的人潮都往廣東跑。

智谷趨勢統計數據顯示,全國常住外來人口超過500萬人的城市一共有5個,廣東就占了3個。深圳、東莞、廣州、佛山都排在前十名。

返城大軍幾千萬人,給交通檢疫、社區管理帶來的工作是海量的。

這兩天,看到廣州南站涌來的人流,真的替老廣捏了一把汗。

為了隔離病毒,及時發現病人,廣東也想了很多的“硬核”辦法。

我拿廣州市越秀區舉個栗子,最新的數據是,他們在廣州火車站設置了隔離區域,全面消毒、防疫,累計排查旅客49.3萬人,查出發熱病人53人。其中有9個湖北接觸史的發熱病人,全部轉定點診治。

他們還建立了常住居民、臨時來穗人員、與湖北相關的重點人員這三本臺賬,找出重點對象后,街道、居委會領導和警員的“三人小組”上門核查,勸導隔離。

說真的,到了現在這個階段,拼的就是社區管理和服務能力了。

畢竟,“來了就是廣東人”,絕對不是一句空話。在洶涌的疫情面前,廣東應該是對外來人口最友好的地區了。

05

寫這篇文章,不是為了吹捧廣東。不少省份的做法,也值得廣東學習。

比如,浙江“天天都有發布會”,和公眾互動的頻次更高,形式也很活潑。

杭州市副市長陳衛強,拿出兩張表格做起了現場脫稿講解,介紹杭州疫情進入爬坡期,讓公眾很容易抓住重點。

杭州介紹的案例,一家企業開會,導致11人傳染,也給了公眾巨大的警示。

天津市疾控中心的官員,也用“福爾摩斯式”的講解,介紹了百貨大樓連續感染病例,讓市民可以充分了解防疫的緊迫性。

河南的抗疫最堅決,進村下鄉,生動活潑的宣傳形式,深入農村的防治手段。

山東有鐵腕,副省長說,“對發國難財的人,要罰得傾家蕩產”。

云南的“刀刃向內”,昆明市長下的鐵令,“一般公務人員不準用KN95口罩,讓給醫護人員”。

都是廣東可以學習借鑒的好經驗。

大疫當前,現在不是唱贊歌的時候,需要的是取長補短,聚精會神,早日消滅疫情。

最后,我還是說回廣東,一個最最最硬核的現象:

疫情襲來,廣東舉辦了全國第一場省級專場發布會,至今已經辦了九場。每一場發布會上,廣東省的各級官員,從省長到廳長、到市長、衛健委干部、專家,都是不戴口罩的,直面媒體話筒。而全場的記者,都佩戴著口罩提問。

政府官員們魚貫入場,坐下,然后一起摘下口罩。

發布會開始以后,現場的畫風是這樣的:

當然,為了避免交叉感染,廣東對發布會現場也做了非常周密的安排。

一是每天對會場進行嚴格消毒和通風。二是把發布人與記者進入會場的門口分開,加大主席臺與第一排記者席位的距離。三是不安排專訪環節,最大限度減少近距離接觸。

這么費勁,只有一個目的。

“為了便于記者朋友能更好地聽清楚,我們進行發布時不戴口罩。”廣東省政府新聞辦副主任鄧鴻解釋說。

看到了嗎?廣東官員,就是這么自信。也給公眾傳遞了病毒“可防可控”的信心。

疫情新聞發布會,記者全副武裝,而官員卻可以不戴口罩,這就是中國第一大省的底氣。

原創不易,感謝有你!

文章來源于樓市黃大大 ,作者黃獅虎

來源:智谷趨勢微信公眾號

責任編輯:李孟展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足球e球彩实时开奖结果